孟加拉国

○吉大港丘陵地区问题概说

吉大港丘陵地区(Chittagong Hill Tracts,简称为CHT)位于孟加拉国的东南部地区,约占整体国土面积的10%,同时也是孟加拉国国内唯一的丘陵地带。在这块区域中,约有60万左右信仰佛教、印度教、以及土著宗教的蒙古人种族群居住于此。由于这个族群采火耕农业为生,因此他们便以孟加拉国语中有着「烧田人」意义的词汇「朱玛」,作为他们对自己族群的总称。整个「朱玛」族群由11至13个民族所组成,每个民族皆拥有各自的语言。

而在另一方面,居住在占据孟加拉国大半国土面积平原三角洲地带上的族群,则是以孟加拉国语为母语的孟加拉国人族群为主,约占全国总人口数的99%左右。随着孟加拉国政府推动将孟加拉国人族群移居至吉大港丘陵地区的政策之后,孟加拉国人移居族群与朱玛族群之间对土地的争执便越演越烈,甚至经常在最后演变为大规模的暴力事件。长久以来,对于土地争夺的问题,可说是为双方埋下了引爆纷争的种子。

早在孟加拉国还被称之为东巴基斯坦的1950年代,孟加拉国人族群便开始逐渐移居前往吉大港丘陵地区。当时,在孟加拉国政府所主导的政策之下,那些没有土地的贫困族群开始移居至吉大港丘陵地区。此外,为提供吉大港平原工业区足够的电力,孟加拉国政府也积极地在吉大港丘陵地区推动土地开发政策,并于1957年大兴土木建设了水库。这个政策最后导致了吉大港丘陵地区有4成的耕地消失,并进一步地影响了约10万左右的朱玛族群被迫离开居住地,同时也让朱玛族群与孟加拉国中央政府的关系,进入了无可挽救的恶劣状态。

1971年,在经历了第三次印巴战争之后,东巴基斯坦以孟加拉国为名宣布独立。其后,朱玛族群的领袖们决定向首任孟加拉国总统谢赫.穆吉布.拉赫曼,提出吉大港丘陵地区自治权的要求。然而,这个提案最终并未被孟加拉国政府所接受。面对这个状况,朱玛族群决定成立属于自己的政治组织「吉大港丘陵人民团结联合协会(Parbatya Chattagram Jana Samhati Samiti,简称 PCJSS)」,尝试以政治的方式解决双方歧见。除此之外,朱玛族群也于1973年创建了自己的武装组织「和平军(Shanti Bahini)」。

相对于朱玛族群的要求,孟加拉国政府持续地推动孟加拉国人族群移居吉大港丘陵地区的政策,并在1979年至1983年之间成功地让接近40万左右的孟加拉国人族群移居至吉大港丘陵地区。这个政策的推动,最后导致了吉大港丘陵地区朱玛族群与孟加拉国人移居族群间的人口比例,来到了几近1:1的状况,同时也激化了朱玛族群与孟加拉国人族群间对土地的争夺状况。为解决这个问题,孟加拉国政府以保护移居者的名义,向吉大港丘陵地区派遣了部队。然而,由于军队内部贪污与暴力事件的横行,这个做法反而导致了军队与朱玛族群之间的紧张情势。

1979年,朱玛族群的军事武装组织「和平军」,对驻扎在吉大港丘陵地区的孟加拉国军展开了夜袭的攻击行动。这个事件,将整个吉大港丘陵地区卷入了实质上的战乱状态。而为了与其对抗,当时孟加拉国政府向吉大港丘陵地区派遣了预估人数达1万至3万人左右的压倒性军力,并进一步地限制平民与媒体关系人士进入吉大港丘陵地区。随着吉大港丘陵地区遭到封锁之后,孟加拉国人移居者与军队便开始对当地的朱玛族群展开暴力与虐杀行为。仅在1980年至1993年之间,朱玛族群便有数千名的民众惨遭杀害。不仅如此,更有近6万名的朱玛族群成为了难民,逃往与印度特里普拉邦之间的国境边缘寻求庇护。

1997年12月,在印度的调停之下,「吉大港丘陵人民团结联合协会」与孟加拉国政府所进行的长时间交涉有了结果,双方终于成功地缔结了和平协议。由于流亡至印度国内的近6万朱玛难民,与当地居民之间多有冲突,因此对印度政府而言,这个状况可说是个令人头痛的政治问题,而这也被认为是印度政府愿意介入调停的原因之一。

根据和平协议,「吉大港丘陵人民团结联合协会」旗下的军事组织「和平军」必须解除武装。与之相对,孟加拉国政府也提出数项保证,包含让流亡至印度国内的朱玛难民安全归国、保护国内避难民众的安全、归还朱玛族群的土地、迁移孟加拉国人移居者、撤退军队、雇用朱玛武装群众、以及建立优先重视朱玛族群历史与文化的政治体制等。

于是,在孟加拉国政府的归国难民优惠政策、如取消过往债务与获政府单位优先雇用等条件之下,在1998年1月1日当天,朱玛难民开始回归孟加拉国。其后,在童年的2月10日,「和平军」也开始解除武装,并在一个月之内便有接近2000人左右投降。孟加拉国政府除给予投降者特赦之外,同时也提供他们一笔5万塔卡的重建生活资金。除此之外,孟加拉国政府更在5月时于国会中通过新法律成立吉大港丘陵地区议会,用以管理位在吉大港丘陵地区内的科格拉焦里县、兰加马蒂县、以及班多尔班县等三个行政区。

然而,就结果来看,虽然在最后能成功推动的和平协议内容也仅限于此,其余不管是土地的归还、撤退军队、还是迁移孟加拉国人移居族群等协议皆未被认可,但这个协议依旧成功地让「和平军」卸下了武装。而在被解除武装之后,朱玛族群不论是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成为了绝对的弱势,同时也失去了抑制军队及移居族群的抗衡手段。

时至今日,在朱玛族群与移居族群之间,依旧可以看见双方为土地问题而争执,有时甚至会升级为移居族群集团对朱玛族群发动攻击等情事。而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当移居族群对朱玛族群发动攻击行动时,都可以看见军方相关人士随行其侧,甚至偶有传出军队对朱玛族群暴力相向的情况。

尽管局势混乱,现任孟加拉国首相谢赫.哈西娜依旧在2016年的5月,对外做出了撤出派往吉大港丘陵地区的军队、以及彻底实现包含土地问题等在内的和平协议等正向发言。虽然在谢赫的发言之中,并未提及具体的实行方案以及时间表,但今后朱玛族群究竟会如何看待谢赫所发出的讯息、双方又将如何藉由这番谈话重返政治谈判桌等,都将会成为日后持续关注的焦点。

东京外国语大学专任讲师
日下部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