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和平构筑前瞻(Asia Peacebuilding Initiatives)”计划之目的,对亚洲各地区中所发生之纷争以及和平促进动态进行调查与分析,最后再将研究结果藉本网站公开,以供更为广泛的读者群参阅。目前,本研究以菲律宾南部、泰国南部、缅甸、以及孟加拉国等地情势为观察重点区域。衷心地期望能藉由本网站的信息,唤起社会对亚洲各地所发生之纷争、以及那些凭热诚尝试以和平方法解决纷争人士之动态的关怀,进一步地对实现共生社会一事有所帮助。


菲律宾南部
 由过往至今,菲律宾南部地区的武力动乱状况,已持续超过45年以上之久。随着基督教移民的进驻,因政治与经济权力方面遭到剥夺的穆斯林居民们,其不满情绪不断高涨,最后终于在1970年前后,组成了摩洛民族解放阵线组织(Moro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简称MNLF),并展开了要求独立(其后改为要求自治权)的分离主义运动。
 后于1984年(实际时间约在1970年代后半),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简称MILF)自MNLF分裂出来。其后,MNLF与MILF双方虽然皆间断式地与政府军进行武力冲突,同时却也与菲律宾政府进行和平交涉并要求成立自治政府,希望能藉此让他们在菲律宾南部得以行使自治权力。
 其中,MNLF与菲律宾政府于1976年签订了的黎波里协议,后更于1996年签署了最后和平协议。然而,双方在实践协议内容的过程中出现对立,至今双方仍就1996年最后和平协议的实践问题方面持续进行对话。
 而在另一方面,MILF在2012年10月先与菲律宾政府达成摩洛国框架协议(Framework Agreement on Bangsamoro),而后再于2014年3月签署了邦萨摩洛总括协议(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Bangsamoro)。MILF期望能以这些和平协议内容为基准,要求菲律宾政府制定出能让他们合法设立自治政府的法律条文。


泰国南部三府
 与马来西亚国境接邻的泰国南部三府地区(基本上指称北大年府、惹拉府、陶公府等三地,日本称为「深南部」,将宋卡府也包含在内),过往为北大年苏丹国的统治地区,但在1909年泰国与英国的交涉过后,这个地区便被划为由泰国来进行统治。由于泰国南部三府地区的居民大多为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来族群,因此多数对于泰国政府所实施的强迫式同化政策抱持着不满。到了2004年之后,双方之间的纷争渐次激化,至今当地依旧频传炸弹攻击与暴力袭击等事件,而因各事件所造成的死亡之人数自2004年以来已达6000人左右。
 自2013年起,在泰国政府与反政府武装组织之间,建立起一种近似于可进行和平对谈的关系。截止今日为止,这种「对谈」依旧还断断续续地持续进行着。而随着双方持续进行对谈,在实际进行「对话」的双方实务负责人之间,成功地建立了某种程度的信赖关系,但双方依旧仅将目前的状态定调为「对谈」,而没有进一步升格至「交涉」的层级。


缅甸
 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便长期受困于少数民族的问题之中,就连宗教对立的情况也日益严重。长期以来,缅甸政府持续以总人口6成以上的缅族为中心体制,因此那些容易在经济与政治上遭受抑制的少数民族们便不断地进行武力斗争,这个问题一直到缅甸民主化之后也尚未获得根本性的解决。
 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势,自2017年8月下旬以来,已有大量原居住于缅甸西部若开邦(亚拉干)洲北西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罗兴亚人,成为难民并逃往邻国孟加拉国,其总数高达69万人之谱。
 根据目前缅甸国籍法(1982年市民权法)的规定,仅有在英国首次发起侵略战争(第一次英缅战争)的前一年、也就是1823年之前便居住在缅甸的族群后裔,可以被认定为「土著民族」。而判断该当对象是否符合规定的决定权,则握在缅甸政府手里。就现实状况来看,以占总人口数65%左右的缅族(又称巴马)为首,目前缅甸国内共有135个民族被认定为「土著民族」,其族群也因而被自动赋予国籍。另一方面,如被认为于1824年后移居至缅甸的族群后裔,则被判定为需另行接受各别审查。依据审查的结果,虽然他们将有可能会被赋予国籍,但在多数的情况下,他们多会被认定为地位较低的「准国民」或「归化国民」身份。
 其中,罗兴亚人族群的情况显得尤为恶劣,因为他们就连国籍都已经遭到剥夺。如今在缅甸,不管是政府、军队、还是一般民间舆论,皆认为罗兴亚人是从孟加拉国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孟加拉国人民共和国)「非法」入境的外国族群。于2017年8月25日凌晨,一个自称为「亚拉干罗兴亚救世军」的武装组织, 率领数百人攻击政府军队与警察设施。虽然这个组织与大多数的一般罗兴亚平民几乎没有关连,但军方、警察单位以及佛教徒的私人军团却以取缔管理的名义,以武力驱逐罗兴亚平民、部分地区甚至还出现了放火及杀人等情况,其后更进一步对罗兴亚平民居住地区进行重新整地等抑制行径。随着如今的状况持续,罗兴亚族群难民丝毫没有出现得以归国的迹象,只能继续待在孟加拉国最南部地区广大的难民营中,面对极有可能会长久持续的恶劣状况。
 2016年8月,由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担任委员长的咨询委员会正式启动,并在翌年8月公开向缅甸政府提出了建言。而为了应对目前的难民事态,缅甸政府对外宣称将遵从咨询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言,朝着让罗兴亚族群拥有国籍方向进行努力。虽说如此,但缅甸政府依旧无法认同将罗兴亚视为民族名称,同时也没有明确提出究竟要用什么基准对罗兴亚族群进行国籍认可审核。而在这之前,当务之急则是如何安排大量难民安全归国、以及整顿其归国后的生活环境。虽然缅甸政府为了实践科菲・安南委员长所提出之建言,于2017年12月另行设立了一个新的第三方委员会,但由于委员会在成立后立即发生了一名委员辞任等的状况,因此现状实在难以认为其能够拥有足够的执行能力。


孟加拉国(吉大港丘陵地区)
 在位于孟加拉国东南部位置的吉大港丘陵地区中,住有约60万左右被称之为「朱玛」的蒙古人种民族,长年以来在当地以火耕农业为生。而在另一方面,由于孟加拉国政府积极推动平原地区孟加拉国族群移居吉大港丘陵地区的政策,因此导致了孟加拉国移居族群与朱玛族群之间频频传出争夺土地与暴力事件等问题。过去在这个地区,至少曾发生过13起屠杀事件,至今仍有约6万左右的朱玛难民还流亡于印度之中。而在当时,朱玛族群集结为军事组织与之对抗,因此吉大港地区曾一度陷入武力纷争的情势。
 而后,随着印度介入多次从中调停,终于在1997年12月,朱玛族群的政治团体PCJSS决定与孟加拉国政府缔结和平协议。在协议之中,孟加拉国政府同意以流亡印度朱玛难民之返还、归还土地、撤退军队、以及实践原住民族群优先政治体制等条件,换取朱玛族群解除其所拥有近2000人军事组织之武装。然而,由于与朱玛军事组织守约逐渐解除武装的行径相比,孟加拉国政府几乎未曾实施其所承诺之归还土地与撤退军队等交换条件,因此截至今日为止,孟加拉国政府与朱玛族群社会之间依旧还处在紧张状态之中。